<sub id="vv9z5"></sub>

              <form id="vv9z5"></form>
              <thead id="vv9z5"></thead>

              當前位置:財經資訊網 > 科技 > 正文

              對話于盈:從斯坦福、哈佛到深圳科創學院,為創新創業者“領航”

              2022-07-29 13:51 來源:網絡

              在“歸零”加入深圳科創學院前,于盈的經歷非常豐富:16歲離開廣州到美國讀書,從斯坦福大學、哈佛大學到摩根斯坦利、世界銀行等,后到鳳凰衛視工作13年,28歲時成為鳳凰新創廣播電臺執行臺長,34歲創辦全球高端訪談節目《領航者》,任節目制片人和主持人。

              如今,于盈是深圳科創學院創始合伙人及副院長,作為一名全職的教育工作者,為年輕創新創業者“領航”。她說:“我們每天都在思考有什么更好的辦法幫助年輕人推進項目,有什么更好的資源對接,帶著他們往前走,希望他們扛起未來中國科技創新的大旗。”

              (從中國到美國,從斯坦福大學、哈佛大學、美國頂尖投資銀行到鳳凰衛視,于盈近年在深圳科創學院開啟新的征程。)

              她接受過中西方頂尖學校教育,曾在4年內密集采訪了科技、教育、大健康、金融等領域走在全球最前沿的130多位“領航者”,近距離觀察世界巨變的趨勢和對教育、人才培養提出的新要求,再加上3個男孩媽媽的身份,種種經歷促使她對創新教育思考更深入,并出版了《盈得——與百位領航者探尋教育創新》一書。

              從創新教育的觀察者、講述者到躬身入局,于盈從0到1協助搭建了深圳科創學院這一創新創業平臺,開啟了全新的新工科教育探索之路。于盈這個轉變中的“關鍵先生”,是深圳科創學院發起人、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

              李澤湘認為,現在整個社會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就是“創新”,最稀缺的資源就是“創新人才”,但是創新是需要方法論支撐的,創新人才是需要創新教育培養的。解決當下一系列問題的抓手,就是適應時代發展需求的教育。他告訴于盈:“不能只做創新教育的觀察者,還要在更大范圍內做一個切實的實踐者,在實踐中加深學習與思考。”

              李澤湘喜歡爬山徒步,經常帶領學生登山,成立深圳科創學院、探索新工科教育,是他最想攀登的“山峰”之一,但登起來可能最難。如今,于盈也成為一名攀登者,與一群志同道合者用自身的熱情、經驗、智慧支持年輕人探索“無人區”。

              成長于廣東,在海外求學和工作后定居香港,于盈來到深圳已將近兩年。她越來越覺得,深圳是全國最具創新意識、最具創新活力的城市,希望在這個充滿潛力的城市培養更多有潛力的人才,助力這些人才打造更多硬科技企業,由此誕生更多引領世界的超級品牌。

              (于盈、李澤湘和參加深圳科創學院夏令營的年輕人在一起。)

              從對話“領航者”到“領航”創新創業者

              劉永好、曹德旺、董明珠、王傳福、陳東升、陳一丹、張亞勤、梁建章、汪建、高西慶、張忠謀、郭臺銘、李開復、梁錦松、何超瓊、亨利·保爾森、勞倫斯·薩默斯、蘇世民、大衛·魯賓斯坦、凱文·凱利、約翰·漢尼斯、蘇必德、馬克·庫班、邁克爾·菲爾普斯、克勞斯·施瓦布、穆罕默德·尤努斯、尤西·瓦爾迪……對話全球百余位“領航者”后,于盈收獲了哪些感悟?

              于盈說,她在采訪“領航者”時發現,許多“領航者”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源于父母不一樣的教育培養模式,驅動他們一直前行的動力不只是財富、上市、名聲這些表面的東西,因為他們當中很多人在人生上半場便實現了這些目標,那些走更遠、飛更高的領航者,一般都具有更為持久的驅動力,比如深沉旺盛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以及向往探索創新的強烈欲望。

              不少“領航者”與她分享,不快樂的人往往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們認識很多腰纏萬貫的人,賺了很多錢卻不知道該怎么用,靈魂備受折磨,以炫耀財富來顯示自我價值,卻沒有真正對社會做出什么貢獻,實在令人感嘆。

              (于盈4年左右對話全球百余位“領航者”。)

              結合這些感悟和自身的經歷、長期的思考,于盈對教育的本質有了自己的理解:教育的本質在于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熱愛,點燃他們的激情。與要求孩子樣樣出色相比,更重要的是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獨特之處和興趣所在,培養他們的比較優勢,把長處和興趣發揮到極致。

              她在《盈得》一書中寫道:“以適應配合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需求所創立的、以培養流水線工人為目標的教育體系,130年來未經歷大的變革。進入智能時代,我們不再需要100個人機械式地完成100件一樣的任務,而是需要100個人發揮自身所長,做100件不同的事情,這就在客觀上要求挖掘每個人獨特的天賦和優勢,幫助每個人找到自己的興趣和激情所在,從而在每個領域做出獨一無二的東西。”

              “分數衡量檢驗的只是孩子諸多能力及潛力的其中一種而已,孩子的能力和興趣是多方面的,社會對人才的需求也是多種多樣的。如果讓孩子跑錯了方向,跑得越快,反而離正確的終點越遠。未來世界中,人與人之間美妙的多樣性會越來越被珍視。”

              她還在書中分享了自己回母校哈佛大學進修的收獲:“已知領域與未知領域所需要的領導力是不一樣的。……在未知領域,比如在創新項目、創新企業或發明創造中,更需要的是領導力中的選擇和決斷力,而不僅僅是管理能力。此外,還需要具備解決未知問題的能力和極強的適應性,在面對壓力時能做出正面積極的回應,甚至在強壓下還能表現得更好。”

              于盈對于創新教育的思考,在《領航者》的一些節目中也有所展現。一直在思考如何推動創新教育的李澤湘最早就是對于盈在《領航者》中分享的內容和她從“領航者”身上收獲的感悟很感興趣,于是邀請于盈一同爬山交流,后來多次互動后,邀請于盈與他在香港一起辦學校。2020年下半年,于盈舉家從香港搬到深圳居住。當時李澤湘剛開始在深圳著手籌建全新機制的深圳科創學院,期望在大灣區培養更多的創新創業人才,于是又邀請于盈加入。

              此后,作為深圳科創學院的“1號員工”,于盈以創業者心態快速組建團隊,扛起了學院創業階段籌辦工作的重擔。

              (深圳科創學科創學院吉祥物“科仔”。)

              事實上,于盈并不是第一次創業。她曾有兩次內部創業的經歷,第一次是20多歲時從一個人一把椅子開始,參與創辦鳳凰衛視全新的電臺業務鳳凰優悅廣播(URadio)并任執行臺長,第二次就是2017年創辦和主持《領航者》節目并兼任制片人。

              不過,這一次有所不同。最高峰時,于盈兼任深圳科創學院、鳳凰衛視兩份全職強度的工作、寫書、做課程、活躍于各種論壇的主持和演講,家里還有三個精力旺盛的孩子需要陪伴,每天往往只能睡四五個小時。

              最終,于盈決定聚焦推動中國科創教育革新,2022年初從鳳凰衛視離開。

              她說:“要做好一件事,一定要學會做減法,需要聚焦。考慮到國內很少人有情懷去做推動年輕人創新創業、打造一批引領世界的品牌,而自己又有情懷與一定的積累來做這樣的事情,所以我下定決心深耕科創學院的創新創業教育事業,用心做好一件事。”

              深圳科創學院是個怎樣的存在?

              深圳科創學院位于深圳坪山區,這里有點像校園,有老師、學生、宿舍、餐廳,也有些像孵化器,有硅谷公司那樣開放的氛圍與鼓勵創新的環境,幾十個年輕人不用像在學校里那樣每天上課,而是組隊推進項目,一樓的展廳里有各種各樣的科技產品,除了大疆創新的無人機,還有模擬貓狗最舒適的39度溫感的智能寵物烘干箱,15分鐘快速閃烘衣物的桌面烘干機,模擬太陽光和清風的光能無線吹風機……

              這里還有一個兩層樓高的滑滑梯,60歲的李澤湘2021年第一次到這里時,就滑了一次。

              深圳科創學院智慧生活中心負責人、講座教授王承寧是第二個滑下去的人。他并非傳統意義上的老師,創過業、干過研發、做過市場,曾在美國德州儀器(TI)工作17年,從芯片研發到系統工程師,還曾擔任德州儀器全球大學計劃總監。

              從深圳科創學院的老師們身上,你可以看到這個學院完全不同于傳統的大學、孵化器。據于盈介紹,深圳科創學院的老師多有在產業界工作甚至創業的經驗,80%以上員工住在學院周邊2公里內,平常全職輔導學生創業,沒日沒夜地跟學生們在一起,不僅有創業的教育,也有人生的引導,業余時間還會一起爬山、踢球。

              深圳科創學院將新工科教育、創業教育、創業實踐緊密的連接在一起。

              “傳統學校中,教師往往只是擁有理論知識,卻缺乏實踐經驗。科創學院的導師絕大多數在產業界有豐富的經驗,采用各領域專家共同合作的模式對學生進行培養和指導,學生從不同導師身上汲取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創業方法。學生項目不分流,由核心導師團隊共同輔導,導師們也會深入進每個項目團隊,給予及時反饋、指點方向與對接資源。”于盈說,深圳科創學院崇尚用戶思維,從用戶的痛點去定義產品,因此學院以學生為用戶,基于學生的反饋不斷迭代課程。

              在與學生們越來越多的接觸后,于盈發現,這幫年輕人是很特別的群體,顛覆了自己對大學的認知。“不是排名越高大學出來的學生越牛,越能走上創業的道路。這些學生在現有教育體系評估標準下成長,比較會解決問題而不是找問題,考慮機會成本太多不善于快速決策。”“特別有意思的是,在創新創業這條路上特別拔尖的學生,基本都不是父母非常嚴格、精細培養出來的,更多的是在‘放養’支持下自己走出來的。”

              李澤湘曾在于盈創辦的《領航者》節目中說過,很少看到傳統意義的學霸能成為一個好的創業者,因為傳統意義的學霸會考試、能回答老師提的問題,但這些技能不是創業過程所需要的。“創業過程要他自己去發現、定義問題,他自己去‘忽悠’一群人一塊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傳統學霸的能力標準跟創業是不匹配的。”

              在深圳科創學院,年輕人來自不同的高校,多是從深圳科創學院舉辦的夏令營、冬令營中選拔而來,專業各有不同。2022年,深圳科創學院的的夏令營有近1300人報名,來自超過300所高校的超過300個專業,最終錄取了15%的學生入營進行創業全流程的體驗實踐,從中再篩選出三分之一有創業熱情與潛力的年輕人參與體系化的創業培訓。

              在這里,年輕人可以不用考慮學費,專心致志創業,更重要的是與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前行。單個學生的排名不再重要,而是需要每個人運用自己所長在團隊中發揮作用。

              李澤湘曾形容:“創業就像走夜路,你一個人會很害怕,兩三個人或三五個人一起,然后再給你一個手電筒,一個打狗棍,你就不害怕了。我們也在吸引更多人,不斷把走夜路的經驗傳遞給他們。”

              讓于盈印象深刻的是,在深圳科創學院2022年1月舉辦的冬令營中,第二天就有同學告訴她,在學校兩三年都碰不到這么多志同道合的同學,在這里一兩天就能碰到很多價值觀、想做的事情、能力水平相似的同伴。

              (于盈和參加深圳科創學院科創訓練營的學生們在一起。)

              于盈在過去一年走訪了20余所包括985、211、雙一流在內的國內知名高校,和大量老師、學生交流過。她清楚,對于有創業熱情的學生來說,當下很難在學校里找到創業伙伴,更多的人在考研、考公務員、努力出國或去大廠就業,但在深圳科創學院,這些小眾的年輕人可以成為主流,產生各種“化學反應”。

              對于創業者來說,一同創業的伙伴尤為重要。根據于盈的觀察和了解到的數據,創業過程中如果有聯合創始人一起,失敗率更低。“因為創業之路太難走,需要創始團隊能力互補,在一個人想放棄但同伴不愿意放棄時,說不定大家努力挺一挺,就能挺過最難的階段。”

              創業者可以批量“生產”嗎? 李澤湘20多年前在香港科技大學創辦的3126實驗室,帶出了包括大疆在內的29家創業成功的創業公司,走出了一條學院派創業的道路。他2014 年發起XbotPark機器人基地后,誕生于東莞松山湖基地的 60 多個科技公司中,成活率約為80%,包括做掃拖一體掃地機器人的云鯨智能、做物流倉儲機器人系統的海柔創新等獨角獸企業。

              于盈認為,每個人的成長道路不同,沒有所謂的公式可以去套用,要批量“復制”成功的創業者極具挑戰,但可以從中總結出一些共性經驗,再加上各種資源的加持和賦能、導師們全身心的投入,年輕人創業走上正軌的成功率會大大提高。

              “創業是一條充滿不確定性的路,創業者非常需要置身于對的小圈子,需要有榜樣的力量。所以我們希望把學生帶到聽得見炮聲、離創業更近的地方,放在一個對的小圈子里,讓他們突破自我設限,找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互動、互助,而且還有創業成功的師兄師姐現身說法,坦誠分享自己創業路上遇到過的‘坑’。”于盈說。

              創業師兄、師姐協助文化是深圳科創學院一大特色。當年從李澤湘在香港科技大學的3126實驗室走出來的創業者,但凡遇到瓶頸時,除了有創業的師兄師姐們在過去踩過的坑、積累的經驗用以借鑒以外,師兄師姐們往往也會伸出援手,引薦靠譜供應商、彼此成為產品上下游合作方的故事不計其數, 3126實驗室創業成員已然成為了一個互幫互助的創業生態。

              如今,深圳科創學院將這一傳統繼續傳承,從三五成群、抱團取暖走向平臺化、生態化,提供給所有創業者從0到1再到N的創業生態系統支撐。

              “中國經濟需要把重心轉向研發核心原創技術,并迅速將其產業化。智能時代的人才培養已成為新時代最重要的課題,也是中國能否具有可持續發展動力的關鍵因素,只有不斷創新才能引領我們大步前行。”李澤湘曾表示,深圳科創學院的創辦是我國開辟“新工科”教育、創建系統的科創教育體系以及培養拔尖創新人才新路徑的探索,要走一條不一樣的創新之道,必將遇到重重困難和坎坷,但團隊會堅持探索,篤行不怠。

              于盈認為,25歲到35歲是人生創造力的巔峰期,大灣區乃至中國要走出自己的品牌,成為更有創造力的“創新之都”,正需要這批處于創造力巔峰的年輕力量。當下中國品牌正處于邁向世界、引領世界的時代,而當代年輕人正趕上了這樣一個好時代,深圳科創學院希望搭建一個平臺幫助年輕人厘清產品定義、思考技術解決方案、梳理供應鏈,幫助他們鏈接各種資源,大大提升產品迭代的效率,降低硬科技創業的難度。

              (作為深圳科創學院“1號員工”,于盈以創業者心態再出發。)

              對話于盈:創業需要置身于對的圈子和榜樣的力量

              南方+:你采訪過的“領航者”中有不少創業者,也與大量有志于創新創業的年輕人交流。你認為創業最需要的是什么?

              于盈:首先需要的是熱情、熱愛。我采訪過的“領航者”往往有一個共性,就是他們真心熱愛自己在做的事情,也許很多人把寫代碼當作工作,但對某些人來說就好像打游戲、打牌、唱K一樣,是他們特別喜歡的事情。

              創業一定不要為了創業而創業,因為創業沒有一天是容易的,肯定是你對某件事特別有熱情,堅持往下走才能更容易。創業過程中,當你今天難、明天更難、后天更更難,不停面對一個又一個挑戰的時候,之所以可以克服,是因為你熱愛,所以你愿意比別人投入可能多幾倍的時間精力去做。

              我曾和硅谷的一些投資人交流,當他們發現國內一些創業者居然到廟里祈求公司估值大漲、早日上市,覺得簡直不敢想象,因為他們熟悉的硅谷創業者往往是希望做出偉大的產品、改變世界,公司估值增加、上市等只是一個副產品,應有主次之分。創業動機不一樣,帶來的持續動力和自驅力也不一樣。

              第二點,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很多人一直都是在象牙塔里學習,與社會真實的場景是脫節的,導致學生難以在真實場景里學會找問題、發現問題。一些學校已經意識到,學生的學習一定要與真實場景相結合,很多學校也進行了各種嘗試,讓學生面對現實生活中真實的問題,然后運用已經懂的、新學的知識去解決問題。

              創業其實也是這樣的一個過程。我經常說,創業其實就是要運用身邊所有資源、想盡所有的辦法去解決你面對的所有問題,不管是你擅長不擅長、學過沒學過、薄臉皮還是厚臉皮,就是要解決你面對的所有問題。

              第三點,有產業界經驗的老師很重要。美國、以色列很多工科大學和周邊的產業互動非常多,他們在產業和學校有一個“旋轉門”,人們可以從產業到學校,或者從學校到產業自由流動。我在斯坦福讀書時,商學院的課就有LinkedIn創始人霍夫曼(Reid Hoffman)、英特爾前CEO安迪·格羅夫(Andy Grove)等業界大咖來上課,這種產業界的經驗和分享非常重要。

              如果在學校里教創業,老師沒有產業經驗的話,很難判斷一個需求是真需求還是偽需求、具體商業模式是什么、怎么往前推進,供應鏈等方面很多問題也沒辦法指導學生。

              第四點,創業其實很需要置身于對的小圈子,需要有榜樣的力量。創業是充滿不確定性、非常模糊、不可預見、大風險的一條路,而你又看到這條路上沒有什么像你這樣的人,硅谷、以色列還有國內其它城市的人都離你太遠了,有沒有你身邊和你差不多的、你自認能平視、能接觸得到的人能走出來很重要。

              李澤湘老師在香港科技大學的3126實驗室走出來很多創業者,汪滔是第一個,后來很多人都走出來了。很多人會覺得,坐在我旁邊的也創業了,也沒覺得這個人比我聰明或厲害多少,他能成功,說不定我也可以試一下。這種榜樣的力量非常重要!

              有時我們說要突破自己,首先要能想象不可想象的事情,之后才有可能做到,但敢想對很多人來說仍是一個障礙,需要打破這個自我設限。所以我們把年輕人置身于一個對的小群體,也有很多師兄師姐回來去跟他們分享前面走過的“坑”,這樣就把這件事情變得更容易。

              (深圳科創學院與頂尖企業建立產業聯盟,以項目合作和人才聯合培養作為合作重點,企業提供真實場景問題、市場調研機會、產業前沿課題、就業機會等,實現課程設置與產業實際需求密切結合,幫助學生接觸創業真實世界,了解真實行業需求。)

              南方+:深圳科創學院的實驗室有一個標語——讓天下沒有難落地的硬科技產品。對創業者來說,學院怎么幫助他們做出好的硬科技產品?

              于盈:在我們這里,創業是玩真的,我們不會讓項目停留在商業計劃書的階段,Idea(創意)本身是不值錢的,怎么把Idea做成產品做到量產才是價值所在,所以我們設置了各種實驗室幫助學生更快地把樣機給做出來,根據天使用戶反饋進行快速迭代。

              當然把東西做出來的前提是要做有技術壁壘的事情,因為大灣區產業鏈這么成熟,山寨文化盛行,一個東西出來很容易被人“復制”,而且人家可以用低很多的成本復制,所以要建立技術的“護城河”才不會增長乏力,才可以走得更遠、飛得更高。

              如何去進行技術賦能?我們總結了各種硬科技創業都很有可能會涉及到的底層技術需求,提煉出相關技術課程,如機器人系統設計、基礎傳感原理與技術、物聯網與移動感知等,希望啟蒙學生對技術原理的追求理解,找到新的應用場景,而不僅是跟在別人后面走,將別人已經找到的場景產品優化一下。我們希望有更多從0到1的突破,而不是一個改良型的產品,所以產品定義非常重要。

              產品定義不僅是技術這么簡單。現在很多學生的生活范圍很窄,怎么幫他們拓展視野?怎么幫助他們體驗生活、熱愛生活?否則他很難發現生活中不同人面對的痛點。只為學生對接資源是不夠的,我們會手把手教他們做用戶訪談和市場調研,找到用戶沒有被滿足的痛點,如果沒有這個過程,也很難找到痛點,很難做新的、好的產品定義。

              我們根據學生的反饋每個月都在迭代課程,需要給什么、怎么給、給多少,是我們時常思考的事情。導師要“歸零”跟學生一起去學,但在學的過程中,導師又要比學生跑得快一點,然后才能帶著學生一起往前走,對導師們的要求很高。

              (由超過百個零部件組成的硬科技產品件往往要經歷上百次迭代,才能向市場推出第一款產品,若每個零部件都貨比三家,就需要聯系三百多家零部件供應商。深圳科創學院和體系內近百家硬科技企業調研梳理出值得信賴的供應商名錄,助學生避免踩坑,爭取讓迭代更高效。)

              南方+:創新精神、找到自我驅動力、保有好奇心和熱情,不僅對于創業者很重要,對多數人來說都很重要。在你看來,怎樣培養孩子的這些特質?

              于盈: 首先,家長在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中,一定要適當“留白”,讓孩子有更多自主的時間和空間“玩”,從而發現內在好奇心和驅動力。《領航者》的很多嘉賓都告訴我,他們在成長過程中最珍惜的就是父母為他們“留白”,給他們自由成長的空間,讓他們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

              如果從小到大每一步都被填滿,像軍事競賽一樣從上好幼兒園到上好小學、好中學、好大學、好職業,再走下去,有時突然間就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了。這就是自我驅動力被埋沒了,沒有找到自己熱情所在、興趣所在,那么人很難有幸福感。

              因為一個人每天工作這么多個小時,如果每天做的不是自己喜歡的東西,其實特別痛苦,會失去自我驅動力,沒有自我驅動力肯定就走不遠。因為總有人對這個事情比你有熱情,愿意付出更多去達成同樣的目標甚至更有挑戰性的目標。一個人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設定有挑戰性的目標,通過自己的努力去達成,才能最終收獲真正的幸福。

              第二,家長要認清自己的目標,或者跟孩子討論清楚共同的目標是什么。如果日常走的路與大目標對齊,那就沒什么好焦慮的,可以平和、堅定地走自己想走的路。

              如果你最終希望孩子收獲健康、幸福、快樂的生活,那你每天所做的事有沒有和大目標對齊?還是只是因為別人的孩子學了一大堆東西,所以你就要孩子去學?只有認清目標,才可以減少那些無休止的朋輩壓力、彌漫的焦慮帶來的影響,避免將自己從外界感受到的壓力傳遞到孩子身上,沒必要因此讓家長和孩子都陷入痛苦,甚至犧牲了親子關系。

              一些父母在孩子年幼時沒跟孩子建立好的親子關系,等孩子過了一定年齡后,就失去了影響孩子的窗口,讓孩子覺得你不理解他,對你封閉了溝通的渠道。如果你打好親子關系的根基,一直有影響孩子的窗口,跟孩子一直有商有量,教會他們做出各種判斷,到你真正放手的一天,孩子在大是大非上往往也能做出正確的選擇。無論孩子成就如何,起碼做個好人,過上內心充盈的人生。

              第三,好奇心確實非常非常重要,家長和老師要特別呵護孩子的好奇心,鼓勵他們提問,要注意避免包辦孩子的所有事情,讓他們經歷一定的挫折和失敗。

              我看到所有“領航者”嘉賓,最終驅動他們的要么是對外在的社會責任,要讓企業有發展,員工才有發展,要么是內在的驅動力、探索未知的好奇心。

              好奇心對不同領域的人都非常重要。有“以色列科技研發大腦”之稱的魏茨曼科學研究所的前院長丹尼爾·扎夫曼(Daniel Zajfman)跟我聊天時說,人類歷史上絕大多數重要的科學發現都是一群被好奇心驅使的人做出的。

              怎么去呵護好奇心?孩子天生都是好奇的,家長和老師要特別呵護他們的好奇心,給他們一些自由玩樂的空閑,鼓勵他們多提問。孩子們小的時候真的是“十萬個為什么”,天為什么是藍的?為什么有恐龍?打印機怎么把東西給打出來?……他們對所有東西都感興趣,如果家長不但不鼓勵提問,還認為這些問題無關緊要、很傻很笨,他們以后也許就不再提問了。孩子們愿意一再提問,是因為你肯定重視,也愿意在不知道答案的時候和他們一起探尋答案。

              很多家長把孩子的時間填滿,變成他們有了時間反而不知道該玩什么。對于有好奇心、想象力豐富的孩子來說,隨便拿個樹枝、紙皮挖個洞、搞塊泥就能玩上好多天,自己想很多角色出來。孩子必須學會怎么在沒有任何電子產品的情況下學會怎么自己找樂子。

              圈養的熊貓去到野外會失去生存能力,家長很多事情要學會忍住不插手。如果家長把所有事情都給包辦了,孩子連在游泳池游泳都沒試過,走入社會就等于一下子被推向大海,一是他們沒有能力搭建的過程,二是沒有自信心去面對人生路上不可預知的問題。如果你從小到大沒有讓孩子經歷過失敗,真實世界充滿挑戰,突如其來的失敗、不認可,會讓他們無法承受,甚至覺得世界要拋棄他了。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為父母的天性肯定就是要保護,我也經常需要提醒自己,要認清楚目標。

              我們的目標不是讓孩子的人生一帆風順,因為這是不可能的,所有人都要經歷起落。如果你希望孩子有所成就,能夠堅強自立、堅毅果敢,學會自己做決定并承擔后果,積累自信,未來面對艱難險阻時不被打倒,跌到了也能爬起來再往前走,那么我們在陪伴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就要在很多事情上做出調整。

              南方+:如果要給當下的年輕人幾點建議,你最想說的是什么?

              于盈:首先,要想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朝著這個目標堅持不懈地努力。你的人生要有一個優先排序,才能得到想要的人生。不能說想要工作上有發展,但不花時間去自我學習、自我增值;不能說想要幸福美滿的婚姻,但每天不花精力去維系和另一半的關系;不能說想要和孩子很親密,但不花時間去陪孩子。一定要想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你每一天的行為必須和想要的方向對齊,這樣才能確保你往想要的方向去走,而不偏離。

              一個人只有很大的夢想,但不付出努力,不可能走到你想要去的地方。你的夢想在你心中的分量有多重,你每天就要多么腳踏實地地去實踐它。其實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樣的,先把大目標、大方向想清楚了,然后再一步一步往那個方向去前行。

              第二點,要認清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要放大每個人獨一無二的那個點,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我們培養孩子要特別注重“揚長”,而不一定要去“補短”,更重要的是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獨特之處和興趣所在,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只有找到了一條最適合自己的路,才能享受內心特別充盈、有意義的美好人生!

              【記者】馬芳

              【圖片】深圳科創學院、微信公眾號“于盈Carol”

               

              在线观看亚洲欧美视频免费